毒舌 嘲諷 雜食動物


@软秋 我的人 。 我填坑了你个辣鸡


叫我半夏或炮蛋就好,沉迷剑三无法自拔

腦洞填不完

懶癌晚期

微博:@半小炮蛋儿

【all叶/哨向】黑昼白夜之隙(一)

辣鸡cp写哨向写的辣麽好,你居然想删???

软秋🍂:

食用须知:


更新时间无特殊情况为周更


结局为平行世界,即每一个主要单CP为一个结局。


复健作,难免手生,欢迎提出建议。


拒绝涉及剧透的评论。


开头已修改,重发








1.


这是苏沐橙印象里最冷的一年。


都市炫目的霓虹渐渐落幕,主干道上偶尔有车辆匆匆驶过。苏沐橙按紧围巾,踩着积雪,不顾形象地向前跑着。刺骨的风刮在通红的脸上,潮湿的鞋底蔓延着寒意,眼前恍惚出现了似曾相识的场景。


也是一个寒冷的雪夜,孤苦无依的小兄妹俩躲在餐馆的屋檐下取暖。玻璃窗内,商人们觥筹交错,云淡风轻,她和苏沐秋在凛风中瑟瑟发抖,心如死灰。


苏沐橙快失去意识时,迷迷糊糊听到哥哥要卖项链。苏沐橙急了,她说,这是爸爸妈妈的东西,不能卖。


苏沐秋又急又气,最后还是不忍卖掉那条项链。后来被准备赶人的店员看到了,于心不忍,请兄妹俩进店喝了口热汤,这才总算没惨死街头。


后来,跟着叶修参军入伍,参加无数次惨烈的防御战,她都始终觉得那是她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可现在,唯一护她周全的人也不在了。




苏沐橙赶到到嘉世军区司令部的时候,站岗的士兵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她深吸一口气,换上公式化的笑容点了点头,向会议厅靠近。


会议厅内所有人都其乐融融,陶轩对苏沐橙的闯入没有表示任何惊讶:“苏上校,我们正在开作战会议。你这是要……”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乙级及以上备战会议应该由军区统领召开吧?”


刘皓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对上苏沐橙:“苏上校,嘉世的前任军区统领现在可是畏罪潜逃的叛徒!在大敌当前的紧要关头,让军区负责人和副统领召开会议也无可厚非吧?”


苏沐橙的笑容僵硬了一秒:“你们对他是不是动了手脚?”


陶轩一脸好笑地看着她:“是或不是重要吗?你已经找不到他了。苏沐橙,你还是这么天真。”


“我当然也不是平白无故浪费我找人的时候来跟你们玩过家家的。”苏沐橙从兜里掏出一个U盘,甩在桌上。


刘皓目光一闪,他快步走到苏沐橙面前捡起那个U盘。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又怎样?”陶轩起身,笑容加深,“一个失去精神力的向导,就算是斗神叶秋又能怎样?”


“苏沐橙,你可别忘了,你还是嘉世的人——要是做些什么我们不想看到的事,联盟对你的处罚可是会翻倍。”




苏沐橙走出嘉世大门的时候,身心俱疲。


她成功了,用一个U盘,套出了她最不想要的答案。


正当苏沐橙鼻子发酸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王队?”


“是我。”王杰希的声音沉静如水,“我找到叶秋了。”


苏沐橙的手不自觉握紧:“王队,还请你照顾好她。我这里一直被嘉世的人监视,还有下周的反击战,我可能没一个月脱不了身。叶秋他……还好吗?”


王杰希顿了顿:“我不知道。”








2.


在荣耀联盟正式宣布叶秋失踪的第三天,躺在病床上的叶修苏醒了。当他支起身体时,每一个肌肉细胞都在痛苦呻吟,叶修手一软,差点从没床上摔下去。


醒后病房内安安静静的情况,叶修已经好久没遇见了。他集中混沌的思绪梳理了一下,下意识选择等待。十分钟之后,他病房的大门始终未曾打开。


叶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传来了护士。


“先生,你醒了?”护士推门而入,眼睛亮了起来,“我去帮你叫医生。”


“等等。”叶修叫住护士,“被送进来的时候我有点混乱,所以记不太清了。请问我这是在哪?”


“首都第一医院。先生您已经睡了三天两夜了。”


“那是谁送我入院的?”


“这事说来也奇怪,我们接到急救电话,赶到的时候,您一人躺在路边。只是兜里揣着一张便签和一笔钱。”护士微笑着递出那张便签,“估计是这位好心人有什么急事吧。对了,还不知道先生你的名字……”


“我叫叶修。”


叶修扫了眼那串电话号码,然后把便签揉皱。


——如果他获得的情报属实,那现在苏沐橙的情况很糟糕。




“所以医生,你的意思是我要拄着拐杖?”


“是的,先生。您现在绑着石膏,只能这样了。”


叶修,荣耀联盟的一代斗神,大伤小伤都是家常便饭。可往往是军人最怕伤筋动骨,一来是行动力受限制最大,二来是康复周期太长。若平时倒也罢了,如今旧伤未愈,又行动不便,叶修担心这两个多月的战役都会受影响。


可眼下最要紧的是,叶修要弄清楚为什么苏沐橙选择这种方式救他,为什么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出现。


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获取最新的消息为自己的下一步计划作准备,只是在这之前,叶修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的精神力消失了。


或许是医院暖气开得太足,才挪动几步的叶修额头上落下一颗汗珠,双眼愈发深邃。他定了定神,走向路过的一个护士,拍了拍肩膀。


“这位患者,您有什么事吗?”


叶修的手缓缓移开,默默垂下,然后握成拳。


“请问洗手间在哪?”


“直走左拐。”


护士头也不回地离开。叶修望着她的背影,大脑思绪万千。


实打实的身体接触,但他的精神力无法进入!


不,与其说精神力无法进入对方的精神领域导致控制失效,倒不如说叶修感受不到自己精神力的运动。


“难道是那枚子弹?”


叶修按住隐隐作痛的胸口,蓦地转身快步离去。


叶修尽最大努力赶到病房外十米的地方,默默选择贴墙站。他缓慢移动到位,伸出头偷瞄了一眼百叶窗内,扬起了志在必得的微笑。


因为站在病房内的,不是陶轩或是刘皓,而是孙翔。








3.


孙翔一大早就根据指令赶到B市去抓捕叛逃的叶秋,一路颠簸,再加上进入房间后发现空无一人,他对叶秋这种死到临头还不放弃的态度嗤之以鼻,心中对叶秋的厌恶更深。他待在室内,一股无名火噼里啪啦地烧了起来。他不耐烦地给陶轩汇报了情况,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就在这个时候,叶修一瘸一拐地向他靠近。孙翔眉头紧皱,双眼微微眯起,进入了备战姿态。


孙翔在这之前没见过叶秋,年轻气盛的后辈对这位从不露面的前辈的认知是“见光死”。眼下来人身材比他小一圈不说,光是笨拙地拄着拐杖的样子就够孙翔嘲笑好久。


“喂,叶秋。”


叶修缓缓地抬起头来,孙翔着实被吓住了。明明来人懒散地站着,挺拔的脊背却衬出了修长精瘦的身材线条。白皙的额头上几缕碎发摆动着,清秀内敛的脸越看越让人惊讶。


只是比一般人好看一些,叶修全身威严肃穆的气质瞬间让孙翔心中一紧。


叶修嘴角弯了弯,那眉眼都盛满了岁月长河干涸后留下的痕迹。特别是那深邃幽黑的双眸,蕴藏了无数未知,多看一秒,就多一分迷离。


孙翔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到时叶修先出声:“孙翔?你怎么在这?”


孙翔暗骂自己不争气,恢复到之前冷若冰霜的表情。他挑了挑眉,大概是知道叶修昏睡好几天,估计连自己代替他位置的事都不知道。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带领嘉世创造新的奇迹,年轻人的好胜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


“这不怕是叶哥年纪大了身体不行,嘉世转门派我接你回H市好好休养吗?”


“这样啊,那我们走吧。”


孙翔以为自己听错了话:“你就不觉得我来接你很奇怪吗?”


“不奇怪吧,嘉世想赶我出去在联盟又不是什么秘密。”叶修气定神闲地瞄了眼满脸质疑的孙翔,“说真的,我不认为你能倒腾好这堆烂摊子。”


孙翔也不泄气,毕竟嘉世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就连素来与叶秋亲密的苏沐橙干脆闭门不见,他反倒很享受。他有些得意地低头看着叶修:“是不是烂摊子还不好说呢,我的能力可比你强多了。”


“是啊,你的确比我强。”叶修点点头,“你是个身强体壮的哨兵,而我只是个失去精神力的向导。”


孙翔被吓住了。


联盟斗神是向导?而且还失去了精神力?


叶秋是什么人,荣耀联盟最年轻的少将,带领嘉世连续三年取下联盟军团大赛总冠军。即使后来战争爆发,叶秋所到之处必有胜利号角吹响!这样顶天立地的存在,竟然不是哨兵?


“什么情况!”孙翔完全忘了自己是来捉人的,他的声音高了三度,“你说你是向导?怎么可能!联盟这么多年的身体素质技能检测你都是第一,格斗技巧也是数一数二的……”


说到后面,孙翔的声音渐渐小了。他明白为何叶秋不出现在公众场合,为何他制胜法宝不是精锐的五感而是敏捷的技巧和高爆发的速度……


“哟,没想到你还是我粉丝啊,了解这么清楚。”叶修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孙翔脸红了几分。


“就是这么回事。”叶修心下一轻——果然他选择对孙翔告知实情是正确的。热血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会受得了让黑暗沾染自己的光芒?


孙翔本来就不是喜欢绕弯子的人,因此对战术是一窍不通。现如今就凭叶修一句话,孙翔心中萌生了无数种猜测。无论如何,嘉世迫害叶秋的一条满满当当地占据了他脑海。他看着叶修的背影,心中有点不舒服。


“我还没到需要你同情的地步。”叶修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显得低沉沙哑,“嘉世对我,我对嘉世都有情分。只是到此结束罢了,如果你认为自己能驾驭好‘却邪’那队人,那就去吧。”


孙翔有些语塞,他最初来嘉世的目的也被看穿了。


“怎么,不抓我回去了?”叶修的笑容格外嘲讽,这才让孙翔有了种熟悉的叶秋的感觉。


自负轻狂的新人孙翔还没回过神来,叶修转过身去,猛地扔下拐杖,翻身从二楼跳下。


“叶秋!”


孙翔明知道自己被耍了,跑到窗户下打望已然没了人影。他懊恼地飞奔下楼,心里想着那个人不要命的行径,心脏不自觉地揪紧。赶到绿化带附近,孙翔拨开草丛,发现一小滩新鲜的血迹,触目惊心。

评论
热度(53)
  1. 小炮蛋儿💣芜萝 转载了此文字
    辣鸡cp写哨向写的辣麽好,你居然想删???

© 小炮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