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 嘲諷 雜食動物


@软秋 我的人 。 我填坑了你个辣鸡


叫我半夏或炮蛋就好,沉迷剑三无法自拔

腦洞填不完

懶癌晚期

微博:@半小炮蛋儿

【all叶|ABO】Lansquenet 11

和纵酒 @顾以宴歌 的联文

我给你们索下一更是真的遥遥无期了ˊ_>ˋ

————感谢食用【鞠躬】————


 

现在是下午两点三十六分,嘉世基地的大多数人都还沉浸在午睡的慵懒和难以自拔中,穹顶状的玻璃天花板投射下的阳光暧昧而缠绵地落在训练场上,丁达尔效应让这些光芒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落下来似的,有种不真实的美感。
 

苏沐橙挎着个挎包走了进来,随手把挎包扔在训练场边,掏出了一根橡皮筋就开始扎头发,她的头发是很细心地养过的,齐肩,发质很好不怎么开叉,所以训练之前一定得扎起来,免得出了什么事扯到头发。她扎好了头发,两团白色毛球在头上晃荡了一下,看着俏皮又可爱。
 

扎完头发,苏沐橙的手在半空中像划卡似的划了一下,一面光屏就浮现在半空中。她娴熟地登陆了沐雨橙风的ID,选择了训练模式。空旷的场地中立即载入了大量的数据,在无数个弹出光屏的加载下,一百个与苏沐橙实力相仿的系统NPC出现在场地中央,被毛毛的阳光照着,沉默的站在原地。
 

苏沐橙已经戴好了用于记载身体数据的关节传感器,手里的吞日也已经从掌心大小锐变成手炮的正常尺寸,她原地活动了一下,踏入场地。
 

几乎是在苏沐橙踏入场地的一瞬间,离她最近的两个NPC就朝她扑了过来,手里已经亮出了银晃晃的长刀。吞日枪口虚晃两下就是两发炮火,准确地命中了这两个NPC握着刀的手腕,苏沐橙一进场就已经冷下来的眼睛静静地看了一眼身形开始有动作的NPC们,轻轻吐出一口气,吞日的枪口焰绽放的一瞬间下一个NPC的刃光已经够到了苏沐橙,然而也仅仅只是刃光,苏沐橙只会比他更快的身形已经轻飘飘地飞掠了起来。
 

若是有人在这里,准会惊呼出声——飞枪!
 

只可惜这些NPC并不会欣赏这能让不少人惊艳的飞枪技巧,唯一见证苏沐橙用出飞枪这等技巧的怕是也只有她身上的关节传感器。苏沐橙的身形在半空中轻捷地一拧,凌厉的眼眸与吞日的炮口两点一线,一记炮火再次轰击在凑过来的NPC握刀的手腕上,既是在练习瞄准也是在利用后坐力调整自己的平衡,她不断调整着吞日的枪口角度、发射速度和发射频率,甩枪、押枪、点枪,甚至是手枪的技巧,苏沐橙都玩得得心应手,她在半空中调整着身形,每一发都精准地达到NPC的手腕处,迫使他们不能握住刀。
 
 
苏沐橙自小接受这类的训练,这种既考验精准度又考研自身飞枪水平的训练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难事,她甚至能在飞枪的时候轻轻哼两只小曲。这类训练从她六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并且还是在时间未知的情况下限时完成。这个时候苏沐橙一般就采用哼小曲的方式来计时和控制节奏。除非是在真正紧张的实战,否则一般的飞枪都不要求速度太快太赶,不然枪手的战斗力就会因集中于飞枪而大大削弱。
 
 
最后一分钟的时候苏沐橙才开始展现她狂暴的输出能力,她身形一拧跃上更高的空中,手中吞日的枪口焰几乎被强悍的爆发力撕扯成一条直线,枪口虚晃的速度快到出现了残影,苏沐橙的身形随着吞日的每一发炮火的轰击而顺势拧身、起伏,每一发炮火都准确的吞噬了追着她过来的NPC,而她的手腕依旧稳定,枪口的角度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最后一只了。苏沐橙默念着,她调低了枪口的发射角度往地面放了一记点射,顺势轻盈地来了个空中的后空翻,然后以一种倒挂金钩的姿势斜上方四十五的角度打爆了那个NPC的头,最后收起吞日腰身一扭便是完成了这个美人鱼一般优雅而极富爆发力的空翻,稳稳地落到了地面。可是,就在苏沐橙落到地面的那个瞬间,她突然抬起了吞日,看也不看的就朝某一个角度骤然连发三枪,这才开始不紧不慢的查看自己的身体数据。
 
 
苏沐橙射击的那个角度,站着路过的孙翔。

 
 “你来做什么?”苏沐橙虽然目不斜视,但毫无疑问这句话是对着孙翔说的。
 

“开完会路过,看一下你训练而已。”孙翔皱了皱眉,但还是老实回答了。他被嘉世叫去就却邪的改造和未来战术的安排开了个比较长的会议,开完之后刚好就看到苏沐橙在训练场进行训练,好奇之下就留下来看了一下,他不明白为什么苏沐橙火气这么大,甚至要拿着吞日朝他开三枪,即使那三枪根本打不到他。
 

开会,苏沐橙当然知道孙翔是去开会,是去研究如何把却邪打造得更适合孙翔的使用,是去研究如何让一叶之秋失去叶秋的气味!想想她都觉得有股无名火在心里窜,这还是她从十六岁那年接过吞日以来第一次如此想要将吞日的炮口对准一个未有滔天罪行的人,然而她是不会这么做的,无论是苏沐秋,还是叶秋,都告诉过她,吞日不是这么用的。
 

苏沐秋经常说,苏沐橙从小就是个乖孩子。
 

“感觉怎么样?拿着不劳而获的东西,坐着不劳而获的座位,应该很不错吧?”苏沐橙扯下了扎头发的橡皮圈,那两个白色的毛团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白色的弧线。她把身上的关节传感器拿下来扔到了地上后,静静地看着光屏上的数据嫣然笑着,但她的温婉笑意却让孙翔不由得感觉到一股彻骨寒意,“我真不明白,作为一个Alpha居然还要沦落到和Omega抢东西的地步,该不会所有Alpha都是你这样的吧。”
 

“我真的不知道叶秋就是Omega,知道的话我也不会同意他们这么做了!我原以为他只是一个Beta,信息素对他的干扰伤害不大……”苏沐橙这一席话让孙翔的心底不由得一阵刺痛,他怎么可能会愿意让叶秋受到那么严重的伤害,他又怎么可能会让叶秋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他皱着眉试图解释,却被苏沐橙打断了。
 

“请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如果后悔,如果愧疚,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问清楚他们为什么要用信息素去对付一个Beta?又为什么不在真相大白的时候及时将一叶之秋还给叶秋而是眼睁睁看着叶秋离开?让叶秋带着还处于发情期的身体被迫离开他热爱了十年甚至更长的GMCS,就是你所想看到的结局吗?”苏沐橙骤然转过头来,一头齐肩的墨色长发也跟着飞扬起来,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有着让孙翔眼球刺痛的愤怒和哀伤,“对不起,我看不懂你的愧疚,更加不想看懂!”
 

“叶秋还没有离开!我会找到他!”孙翔骤然握紧了拳头,低声喝道。
 

“找他还不需要你越俎代庖!”苏沐橙笑了笑,眼底反倒是一片清明。
 

是的,在这一点上,孙翔甚至连发言的资格都没有!联盟里那群男人看叶秋的眼神几乎可以拧出水来,叶秋看不懂,并不代表她也看不懂,如今嘉世贸然宣布叶秋退役,光是黄少天一人就逮着她追问了几十次,虽然这次无疑是嘉世做的太过火,但是孙翔身上拉到的仇恨也足够他被这群男人埋进复活点地下三千尺有余。
 

“够了!”孙翔突然吼了一声,他的表情仍处于被苏沐橙激怒的愤怒,但却邪却已经不假思索地出了手,乌黑的长矛如毒蛇一般探身而来,速度快如闪电,几乎连却邪划破空气的风声苏沐橙都没有听到,她视野里就已经被乌黑色的长矛占据了。说实话,孙翔能被嘉世选择为代替叶秋的人,就必定会有几分本事,再说了,若是孙翔手里没有几分底子,哪敢握着却邪,又哪敢坐上一叶之秋这个宝座?
 

苏沐橙轻轻地笑了一声,手里的吞日却已经扬起。作为联盟的首席枪炮师,她当然知道长矛与手炮若是打起来哪一方会更占优势,这毕竟可是苏沐秋在长期与叶秋的交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然而,苏沐秋又有说过,手炮对上长矛唯一可占的便宜,就是手炮发动攻击的较快捷和距离和伤害的超高反比!
 

苏沐橙至今仍然深深地记着她哥哥告诉她的那句话——枪炮师,甚至是所有枪系角色,对上近身敌方,要抢的,就是出手时间!
 

一眨眼的功夫,却邪的矛尖就已经对准了苏沐橙的咽喉,而吞日的炮口也已经对准了孙翔的心脏。孙翔睁大了眼,似乎是不敢相信苏沐橙会如此大胆,而苏沐橙的笑容却淡然得多,她的头发顺着肩膀垂下,轻轻荡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轻微的弧线。
 

“怎样,是要比谁的手更快吗?”她弯起唇角,竟真的笑了出来。

TBC.
————感谢食用【鞠躬】————

不知道有多想打上END的我ˊ_>ˋ叼烟

评论(9)
热度(89)

© 小炮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