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 嘲諷 雜食動物


@软秋 我的人 。 我填坑了你个辣鸡


叫我半夏或炮蛋就好,沉迷剑三无法自拔

腦洞填不完

懶癌晚期

微博:@半小炮蛋儿

【all叶|ABO】Lansquenet 10

第二更,和纵酒 @顾以宴歌 的联文

 
 

似乎往越来越魔性的方向发展了【抚额】

 
 

这篇abo写到现在也没肉【噫】也是够流氓了hhh

 
 

————感谢食用【鞠躬】————

 
 

●等包子把门带上之后,叶修把自己的手臂从黄少天怀里抽出来,先从包里掏出了一瓶Alpha抑制剂对着黄少天一阵猛喷,然后又摸出一支烟,娴熟地点燃叼在嘴里,直到烟草味掩盖了黄少天的柚子味之后才开口:“说吧,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黄少天挥了挥手臂试图挥去面前仍未散去的抑制剂气味。

 
 

“啧,骗文州骗出习惯了吧,连我你也敢骗?”叶修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慵懒的神色在烟雾中连轮廓也十分模糊。叶修的信息素是樱桃酒的气味,甜美的樱桃香味中混合着酒精苦涩的余味,黄少天还是第一次闻到,联盟里有酒精气味信息素的Alpha只有韩文清,这让黄少天稍微有了点危机感,“你的信息素敌意和排外意识很强,我只是觉得很不舒服但是小罗已经需要出门透气,你在刻意驱赶他们。想证明君莫笑就是我,人选想必还轮不上你,文州没有跟来,你的id卡换了一张就为了接这种新手任务,瞎子都能看出来你想找我。说吧,找我什么事?”

 
 

黄少天看着叶修即使在烟雾中也照样清明坚忍的眼,只觉得嘴里泛着浓浓的苦涩。这个人无论是Beta还是Omega,他的观察力都是一等一的好,却从来都看不到那些人在阴暗处给予他的炽热目光——那是想要将其占有于自己名下的侵略性目光。黄少天自己也是这群人中的一伙,但他获胜的机会实在渺茫到让他自己害怕。所以他行动了,第一个逮住了这个消失在他们视野里的人——现在,这个人问他,什么事。

 
 

说啊,告诉他你爱他爱到想要把他揉碎嵌进骨子里。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信息素再次失控,但这次只锁定了叶修一人。叶修心底一惊,还没来得及摸出抑制剂就被黄少天一把抱住腰,猝不及防之下抑制剂掉到了地上,黄少天立刻眼疾手快地把它一脚踢进座位底下,顺带趁机把脸埋进了叶修的怀里。叶修吃惊的扬起脸,他的信息素在黄少天的引导下开始不受控制地溢出,两人的信息素开始自发地交融,他都没想到他们俩的信息素契合度这么高,柚子和樱桃酒的味道暧昧的沉沦着,像一杯新鲜调好的鸡尾酒。

 
 

“现在,你不能说谎了。叶修,我们来一盘真心话大冒险吧!”

 
 

黄少天的声音闷闷的,叶修略有些吃惊地挑起眉。这种方式甚至不能算得上是信息素交融,只是一种契合度比较高的信息素交流,由一方进行引导另一方的信息素,双O和双A都可以进行连接,但是AO之间的交流会比较敏锐,所以偶尔会拿来测谎。

 
 

“姓名?”

 
 

“叶修。”

 
 

“性别?”

 
 

“Omega。”

 
 

很好,在提到性别的时候信息素颤抖了一下。黄少天测试完毕,直起腰来看着一脸无奈的叶修,严肃的问道:“你为什么是Omega?你不是Beta么?”

 
 

“我刚出生的时候我爹还以为我是Alpha!”叶修吐出一个烟圈,有点小惆怅地说道,“结果第二性征出现的时候老头子差点连眼珠子都给我瞪出来了,最后不还得认栽?没办法,我出生就注定了我是个Omega,我什么时候承认过我是Beta了?”

 
 

“好像……也是。”黄少天挠挠头。

 
 

“好,你提了两个问题,现在该到我了。”叶修拿着烟在座位边上的烟灰缸磕了两下,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现在联盟里怎么样了,第九赛季打得怎样?”

 
 

“还能怎样,不还是那群人吗?嘉世那群白眼狼倒是蠢蠢欲动,我是真看不出来孙翔有什么可捧的,可怜苏妹子还呆在那里,不知道嘉世的人要怎么为难她。”黄少天哼了一声,旋即又说,“第九赛季轮回的作风相当强势,微草还是那副死样,霸图估计有点危险,蓝雨嘛你懂你懂我就不多说了,嘉世我看不出来,不过最好赶紧淘汰掉,省的我看着烦心。”

 
 

“老韩最近劲头不是挺猛的么。”叶修笑着说道,“我才消失几天啊他就爬上去了。”

 
 

“他哪里猛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能打吗?”黄少天说道,“好了到我了到我了,你怎么被嘉世轰出来的?你现在在哪里住着?”

 
 

“哼。”叶修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信息素蓦然剧烈波动了一下,黄少天一惊,抬头看了看叶修,叶修的脸色在烟雾里模糊不清,“他们给我打了大剂量的信息素逼我发情,结果没想到我的抑制剂失效之后会引起那么强烈的发情,猝不及防之下被我抓到空子跑了出来,估计也是怕我把他们扯到Omega保护协会那边所以才没踢爆这件事,只说我退役了。现在我呆在嘉世附近的一个小基地里,哪儿的老板娘人挺好的,也照顾我,至于以后怎么办我还没有打算,就先用着现在的id吧,没什么不好的。GMCS打了十年,偶尔休息一下也好。”

 
 

“那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来蓝雨找我?!”黄少天冲口而出。

 
 

“啊?”叶修愣了愣,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你失踪的时候有多担心你,我带着人在外面一直找你找到蓝雨的高层都开始不满,他们都劝我说既然我和你关系这么好你有事一定会联系我的,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从头到尾就没想着联系我甚至连报个平安都没想过对吧?好我就当做你前段时间在发情期在安顿自己没有时间联系我,但是现在你该有时间了吧?为什么还是一个消息都不给我?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和你的关系是不是真的如我所想的那么好!”黄少天越说越难受,恨不得揪着叶修的衣领质问他,“你要是没有地方安置自己我会没有办法吗?嘉世排挤你难道蓝雨就会排挤你吗?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赖不值得你相信吗!”

 
 

“叶修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从你还是个Beta的时候我就喜欢你!”

 
 

黄少天一口气表完白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热血上头之下都干了些什么蠢事,顿时整个人都慌了。完了,没忍住把真话说出来了,不会把人给吓跑吧?

 
 

然而叶修是很淡定的,面对黄少天的表白他的惊讶程度还没黄少天质问他那个时候的惊讶度四分之一高。

 
 

“你……就不惊讶吗?”黄少天觉得好挫败,好歹也是一个告白诶。

 
 

“为什么要惊讶?”叶修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无比自然地问道。

 
 

黄少天正宽慰地想叶修不对他的感情反感真是太好了攻略有望啊你们这群情敌都玩蛋去吧的时候,就听见叶修无比自然地接道:“年轻人么,总是容易冲动,单身不容易我懂但是也不要逮着个Omega就赶着告白,上次孙翔那熊孩子不还说要标记我么,没事,我想开了,你们还小,世面见多了就成了。”

 
 

叶修到底……还没有彻底接受自己Omega的身份。

 
 

所以他把孙翔和黄少天传达的赤裸裸的求爱讯息当成是“年轻人不懂事”。

 
 

现在的叶修远没有作为Omega的自觉,而未来的叶修更不会有。

 
 

叶修有着绝不容侵犯的骄傲,这种人是宁死都不会做被圈养的Omega的。

 
 

黄少天承认自己没有让叶修当作是“同辈”的资本,那么,谁会有呢?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黄少天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蓝溪阁的,他满脑子都是乱的。他不知道怎样向叶修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他眼里的“小孩子”,他不知道怎样尽可能保护叶修的骄傲的情况下得到叶修,不,说这些还太早太早,他甚至不能保证他能在那群男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那又有什么资格去思考那些问题?他的胜率未免太低,低到让他窒息。

 
 

然而,当黄少天走到自己卧房门前时,他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卧房的门是开着的。黄少天无比确认自己已经锁好了门才离开,那么是谁开的门?他开了门是想要找什么?还是另有目的?黄少天不敢肯定。

 
 

冰雨悄无声息地出鞘,和它的主人一起缓缓走进卧室。书桌前的高背椅子上真的坐着一个人,背对着卧室门口正翻阅着黄少天放在抽屉里的纸质资料,纸页被摩擦发出的沙沙声是房间里唯一的声音,这个人的动作居然没有任何声响,这足以让黄少天的警惕度再上一个层次,即使那些资料并不是什么战队机密,但这个人既然有轻松侵入蓝溪阁还能不触发任何警报的实力,下一次入侵的地方也许就是蓝雨战队总部了吧?

 
 

只有死人……才没有任何威胁!

 
 

黄少天危险地眯起眼,眼底有尖锐的光芒一闪而逝。冰雨的刀刃上有暗沉的冷光轻飘飘地掠过,仅仅一秒内这位在联盟内颇负盛名的剑圣已经想到了上百种在两三秒之内将此人的全部战斗力尽数剥夺的方案。

 
 

冰雨轻轻地划破空气,如同沉默的死神手中掠取生命的镰刀。黄少天神色淡然,眼底却有一千万把冰雨在锁定敌人的空门。卸掉左肩,按倒在桌面上反扣他右手卸掉右手肘,最后对大动脉予以手刀能让此人在两到三秒内失去全部反抗能力,黄少天心中方案已成,一旦出手便绝不会失败。

 
 

当冰雨的刀锋离那人肩膀还剩下一层稀薄空气时,那人却平静地开了口:“少天。”

 
 

黄少天一惊,冰雨在零点零一秒内精准刹车,刀刃未至而刃光已然砍进了那人的骨肉里,那人略长的发落于冰雨之上,轻轻一动一缕发丝便被刀刃掠断,飘落于地。即便是被全联盟最尖锐的剑抵住空门也镇定自如,这份让人动容的极度漠然黄少天只在两个人身上看到过,一个是叶修,一个就是——

 
 

可是……怎么可能是他?!

 
 

TBC.

 
 

————感谢食用【鞠躬】————

 
 

下一更遥遥无期【远目】

 

评论(3)
热度(92)

© 小炮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