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 嘲諷 雜食動物


@软秋 我的人 。 我填坑了你个辣鸡


叫我半夏或炮蛋就好,沉迷剑三无法自拔

腦洞填不完

懶癌晚期

微博:@半小炮蛋儿

【all叶|ABO】Lansquenet 9

久违的更新٩( 'ω' )و 

 
 

和纵酒 @顾以宴歌 的联文

 
 

此更大概算过渡

 
 

————感谢食用【鞠躬】————

 
 

●对比着不远处刀戈交伐人声鼎沸的嘈杂声,此时,这个角落,显得相当安静。

 
 

   黄少天脸上早没了平日的嬉皮笑脸,眼眸泛着极度阴郁的沉冷,死死盯着叶修。

 
 

  

一开始叶修还自我安慰着,毕竟黄少天对他从来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但当空气中那股涩涩的柚子味道越来越浓的时候,叶修终于还是是发现了不对经,他皱着眉头压抑住身体内隐隐约约传来的燥热,开口打破了这反常的沉默:“少天,你冷静点。”

 
 

   “冷静?”此时的黄少天整张脸都是冷冰冰的,眼睛活像是一湖被绝对零度冻住了的湖水。在叶修的记忆中,黄少天现在的模样在魏琛被蓝雨内部高层追杀时出现过,“你让我怎么冷静,你让我在得知你仍然安然无恙甚至还抱着戏耍心态看我为你失态后保持冷静?”

 
 

  

叶修沉默了一下,皱着眉说道:“当时嘉世逼迫我退出GMCS并夺走我的ID卡的时候,我还处在发情期,自保都很吃力,自然也就没那个时间联系你们,让你为我担心,我很抱歉。”

 
 

   

见黄少天张嘴准备说话,叶修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非常冷静地继续说道:“但是我并没有抱着戏耍心态看你们为我失态,我最近忙着提升我自己的实力,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围观你们,更别提什么心态了。”

 
 

 

  ——不过上次的确是窃取了孙翔的IP。

 
 

  

黄少天傻了。

 
 

 

原先想提溜着叶修领子一件件事问清楚的怒火不知不觉间早散了个精光,他纠结地看着面前这个仍是戴着黑色面罩的人,心里屯着一堆堆问题想问叶修,却又不知道从哪儿问起才好,只能尴尬地保持着这个尴尬的距离。

 
 

   叶修给他解了围:“少天,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哦哦哦当然可以了我就是为了来逮人才做的这个简直降低本剑圣地位跟品味的小任务的嘛为了未来的媳妇牺牲一个任务简直不能太划算!黄少天内心嗨到要爆炸但脸上还是冷静得很:“可是我们这边接的任务就是要劫这批货,如果放你走了我们信任度可是会降低的哦,我倒是没什么所谓,但是蓝溪阁的兄弟们肯定不会服气的吧?”

 
 

   

闻言,叶修挑起了眉。

 
 

   这倒还真是个问题。黄少天本人的ID夜雨声烦卡面信任值是最高额度S,但真实信任值肯定不止,所以这样一个小任务他做不做都无所谓,但是他今天带来的这群人信任值估计最高的也就是A,顾客的容错度相当低。如果叶修今晚让这群人背着扣罚回去,明晚这群人就能让叶修背着扣罚回去。

 
 

   而现在的叶修,实在没什么时间跟蓝溪阁的人玩冤冤相报何时了,他还得把千机伞给完善好。

 
 

   “等会,你来接这个任务不会用的就是你夜雨声烦的ID吧?”叶修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前一亮,笑着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如果是蓝溪阁提供的小号,把任务失败的理由全部推到这个ID下面,就能最大程度的减少你们队伍的集体扣罚,然后我们这边再提供2%的货物给你们,任务失败的理由应该编过的吧?”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按照叶修给出的解决方法推测了一番,眼睛也亮了起来:“我这次用的ID是蓝溪阁提供的,但是顾客肯定知道我是谁,即使你这个方法不能让他信服,那我大可以搬出队长做掩护,再加上你们在允许损失率范围内给出的货物作为前提铺垫,他们的扣罚肯定会低到可以忽视!叶修你还真行!”

 
 

   真不愧是本剑圣看上的人!黄少天简直想抱着叶修亲一口。虽然他是不怎么在意这点信任度,但是他带来的这班人可是还在靠信任度吃饭的,如果为了叶修让他们吃了个扣罚,黄少天心里肯定过不去。

 
 

  

而叶修这个方法,简直可以说是完美。

 
 

   “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么我们可以走了吧?”叶修笑着说道,主动撤回了还钉在墙上的千机伞,走向那群仍在混战的人,“不过,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你们的队伍最好和我们一起撤回,这样也能让那群神出鬼没的监督员闭嘴。”

 
 

   “好好好没问题!”黄少天不断点头。

 
 

就这样,在蓝溪阁队伍和包罗二人组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黄少天和叶修达成了意向一致的和解,然后各自领着自己的队伍握手言和了——虽然握手的时候蓝河的另一只手还按在自己的剑柄上,随时准备对包子发动突然袭击。

 
 

包子和罗辑倒是好解释,他们俩都乐得少去一班敌人,但是蓝溪阁的人却不情愿得很,发发牢骚已经算是小菜一碟,更有甚者已经在心里打起来抢劫这批军火的小算盘,不过在黄少天的许诺和蓝河的安抚下蓝溪阁的人才安静了下来。

 
 

手下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那么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一进车厢里黄少天就毫不犹豫的抱住了叶修一顿猛蹭,他身上那股从一开始就颇具挑衅性的柚子味立即染了叶修一身,作为Omega的叶修和罗辑只觉得黄少天简直就是一瓶人性自走空气清新剂,但是作为Alpha的包荣兴却不爽到了极点,潜意识里他就特别讨厌这个粘着自家老大的柚子男,当即开口道:“老大你离那罐空气清新剂远点!”

 
 

“什么什么,你叫我什么?空气清新剂?本剑圣这可是自然清新纯天然无刺激沁人心脾阅人耳目的柚子香!你个傻大个信息素什么味道的容我猜一下啊这味道不会是大丽花吧,我天生就对大丽花过敏啊你知不知道!咦原来是芬达啊那我更不喜欢了,橙子和柚子不兼容谢谢!”一直把脸埋在叶修脖颈间放肆的黄少天当即抬头回讽,“我看你不爽很久了知道吗,人长这么高干什么啊上面的空气压强没把你压成武大郎真是多亏了,像老叶一样能抱能蹭的身高多好,这么高也就算了还不伦不类留着头金毛,真当自己是拉布拉多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

 
 

叶修对怒气值狂涨的包子做了个Stop的手势,然后把黄少天的脑袋推离自己半米远,笑着说道:“少天你矮就不要怪人家高,我们包子可是有一米八八的,少天你十七岁开始就停在一七二没拔过个儿了吧,别作死了。”

 
 

叶修都发话了黄少天只得乖乖的闭上嘴,包子也不情不愿地扭过了头。两大Alpha虽然被迫闭嘴了但是信息素还是可以拼一拼的,于是车厢里浓郁地沉淀着柚子和橙子芬达的味道,呛得两个Omega连连皱眉就算了,就连门外的蓝河都来敲门询问怎么回事。

 
 

“我受不了了,队长我出去透透气!”罗辑终于受不了了,站起来喊道。

 
 

“行,包子你陪小罗出去吧,免得蓝溪阁欺负人。”叶修道。

 
 

包子瞅了一眼难受的罗辑,又看了一眼被黄少天抱住了手臂一脸淡定的叶修,最后颇具威胁性的瞪了一眼黄少天,才跟着罗辑出了门。

 
 

TBC.

 
 

————感谢食用【鞠躬】————

 
 

双更注意!

 

评论(2)
热度(70)

© 小炮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