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 嘲諷 雜食動物


@软秋 我的人 。 我填坑了你个辣鸡


叫我半夏或炮蛋就好,沉迷剑三无法自拔

腦洞填不完

懶癌晚期

微博:@半小炮蛋儿

【黑月】Need A Doctor

感谢黑月群内萝卜提供的梗【捂心脏】拖了几个星期也是够_(:3」∠)_

文风多变,文笔ooc,请慎重食用。

————感谢食用【鞠躬】————

 作为医生,月岛萤一直是严谨,冷静的代言词。

 

 然而,最近的月岛萤却显得有些暴躁,一切的缘由都在于那个新入院的男人,黑尾铁朗。

 

 月岛萤永远也忘记不了两周前那个黑发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的情形,一如回忆里的那抹邪笑挂在嘴角,开口便是“哟~眼镜君”,嗓音还是一样的磁性慵懒。

 

 月岛萤不知道那个黑猫般的男子是如何在自己戴着口罩的情况下认出自己的,不过这种故人重逢的景象,月岛萤表示一点也不想看到。

 

 黑尾铁朗,是他高中时期社团活动比赛时遇到的外校前辈,只不过打过几次比赛,进行过几次合宿,这个男子却像看见什么猎物一般的紧紧咬着自己不放,这对于待人处事一向淡漠的月岛萤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麻烦。而后在高中毕业之后,因为丢过手机和搬家的缘故,他几乎和大部分人失去了联系,黑尾铁朗这个名字也理所当然的在他脑海中逐渐被淡忘。

 

 而现在这个人的重新出现,却又活生生的让月岛萤回忆起了关于他的许多事。

 

 “诶~你也像个中学生一样闹腾点嘛。”觉得这段眼熟的一定是你们的错觉

 

 “眼镜君,不要这么冷淡嘛,好歹我也是你的前辈!前辈!”

 

 “眼镜君,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一定要记住知道了吗?”

 

 “。。。。。。”

 

 太多太多的回忆,已经几乎影响到了月岛萤的整个工作状态,或许如果是之前想起这些,月岛萤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无动于衷。

 

 然而前几天某人“骚扰”自己时,那个邪肆的男子却突然昏倒在自己面前,一向冷淡的月岛萤也在那一刻慌了神。

 

 “是窒息引起的昏倒,这可能是肺癌。”在听到同事给出的诊断,月岛萤几乎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立马就奔向了那个男子所在的病房。早该发现的,自己在那个男子嬉笑谈话时经常咳嗽的情况下,就应该发现的,为何自己还拖着直到那人昏迷在自己面前才。。。。。。

 

 害怕?悔恨?还是什么?月岛萤自己也说不上来。

 

 冲进病房,望着靠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男子,月岛萤开口便是:”你是笨蛋吗?难受不会说吗?”

 

 “诶,诶,眼镜君不要这么生气嘛,那只是个意外,意外罢了。”男子虚弱的笑了笑。

 

 “这种病叫做意外?黑尾铁朗,你。。。”月岛萤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黑尾铁朗的咳嗽声打断。

 

 “眼镜君,麻烦递杯水给我。

 

 “。。。拿去”

 

 “阿月,我想吃那个苹果。”

 

 “。。。”

 

 “萤酱,我不想吃这个。”

 

 “别这么恶心的叫我,不准挑食。”

 

 “咳咳。。。”

 

 “。。。给我吧。”

 

 月岛萤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情景,在那个男人咳嗽时,自己明知道有些是装出来的,却还是妥协了。这不像平时的他,不过是照顾个病人罢了,月岛萤冷静的将自己这几天的反常归于医生的职责。

 

 “月岛君?!月岛君?!”护士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整坐在办公室午休的月岛萤的沉思。

 

 “嗯,不好意思,刚刚在想一些事情,有什么事吗?”

 

 “刚刚藤田医生叫我转告你,医院里除了那位诊断出来肺癌的黑尾先生,还有一位重感冒的同名的先生,之前月岛医生走太快,没有听完藤田医生的话,于是他让我来转告您。”别问我剧情为何如此魔性

 

一瞬间,月岛萤似乎听到了脑内名为理智的弦崩塌的声音。

 

 “黑尾铁朗,你得的到底是什么病?”月岛萤推开病房就问。

 

 “是重感冒啊,有什么问题吗?(笑)不过,我也没想到原来阿月居然这么关心我,真是开心呐。”病床上,黑尾铁朗邪笑着,像一只狡黠的黑猫。

 

 “你!真是。。。我才不是关心,我只是。。。”只是什么呢?

 

 望着月岛萤涨红的脸,黑尾铁朗表示受到了会心一击!

 

 “阿月就别否认了,这么关心我,不会是喜欢我吧(笑)”黑发男子突然凑近黄发男子,那张帅气的脸庞无限放大在月岛萤眼前。

 

 月岛萤被吓得退后,红着脸,转身就推门而出,只留下一句“无聊”卡在门口

 

 黑尾铁朗望着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得势在必得。

End.

————感谢食用【鞠躬】————

吐槽剧情,吐槽BUG的,我碾碎你哦_(:3」∠)_结果那个萌萌哒的梗还是没用

进正文【泪】于是番外走起【打滚】

————番外————

 某日深夜

 

 刚刚做完手术的月岛萤,站在走道上,和男友黑尾铁朗通话。

 

 “阿月,辛苦啦,我马上就到了,有没有想我啊。”

 

 “没有。”

 

 “诶~我可是超想你的好嘛,阿月有时也要坦率一点好嘛,话说我可是给你带了你最爱的草莓蛋糕呢”

 

 “...唔嗯,知道了。”

 

 “……”

 

 突然,手术时戴的口罩被人突然扯下,月岛萤一惊,来不及收回脸上的笑意。

 

 黑尾铁朗从背后绕到月岛萤面前,手中还拿着扯下的口罩。

 

 “阿月,我。。。”尾音消失在空气中。

 

 黑尾铁朗看见月岛萤没来得及收回的笑脸,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直愣愣地盯着月岛萤看,直到月岛萤被盯着红了脸,黑尾铁朗才有所反应。

 

 “黑尾铁朗,你。。。唔。。。”月岛萤的尾音淹没在某人的吻中。

 

 果然,他,黑尾铁朗,最喜欢阿月了。

————感谢食用【鞠躬】————

终于填完这个【泪目】我果然也最爱阿月了QWQ附上萌萌哒的群聊截图







摸摸den桑的屌【泥揍开】没错,我就是默默窥屏的小透明,就是群里的豆砸,最近换圈名没人认识我简直心累QAQ

评论(3)
热度(13)

© 小炮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