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 嘲諷 雜食動物


@软秋 我的人 。 我填坑了你个辣鸡


叫我半夏或炮蛋就好,沉迷剑三无法自拔

腦洞填不完

懶癌晚期

微博:@半小炮蛋儿

【黑月】Time

以前发过的文,把它集合了下,顺便把它写完QWQ等会儿就去删前文

删文狂魔才不是我(/ω\)

重逢梗,私设有【黑尾总攻表示了对自己身高的不满】

自己的第一篇黑月,回忆满满,文笔OoC,请温柔对待【鞠躬】

咦,我的OoC和别人不一样呢(★・'ε゚)ノ

============================

 ●盛夏


艳阳 蝉鸣


“请前往宫城县的乘客依次排队上车”甜美的女声混在嘈杂的人群里,反而更令人蹙眉。 


已经25岁的月岛萤看着列车外的情景,沉默地按下手机上的播放键,耳边瞬间炸裂,但却掩盖了那烦人的嘈杂。


已经多久没回来了,月岛萤说不清楚,仿佛自从乌野毕业后,对于这宫城县的记忆就有些模糊了。 


现在的月岛家早已搬离了宫城县,而月岛萤也成为了一家大公司里的普普通通的职员。时光的蹉跎和社会的磨砺几乎磨平了他的棱角,现在的他几乎只剩下了淡漠,社会人群中最普遍却又最奇怪的特质。


这次回来,是因为宫城的老屋。政府需要拆迁部分房屋修项目,那家老屋不幸在修建图中,于是月岛家只有让他这个正在休假的“闲人”过来与负责人员进行有关手续的办理。


老屋虽是很久没住的,但还是可以睡人的,在这炎热中居然还带有一丝舒适的清凉。今天负责人员还没过来,月岛萤也乐得在这凉快的老屋休息,就当是繁忙工作后的散心。 


夜晚,月光透进窗口,寂静又会时不时响起几声虫鸣。这样的夜晚,似乎特别容易勾起人的回忆,月岛萤想了很多。小学时和山口的相遇,每一次看哥哥比赛时的兴奋,看到高中时的哥哥不在场上的崩溃,与乌野众人的相遇,合宿时的一切,垃圾场的决战,而后的比赛——以及那个埋藏在心里的那个人,黑尾铁朗。 


「。。。你可以像个高中生一样更闹腾点啊。。。」 第一次练习赛后,那个如猫的男子第一次对他说。


「眼镜君,真是可爱呢」 合宿时黑尾铁朗在听到月岛萤别扭的感谢,笑得肆意。


「诶呀诶呀,乌野的眼镜君我们可以更亲近点啊」 黑发男子一身好看的休闲装,用手揽过不耐烦的眼镜少年,这是他们第一次私下出去。


「眼睛君,我毕业了」毕业典礼后,黑发男子站在月岛萤的学校门口,笑得让人觉得无奈和伤感。


「 萤,我爱你」 迷蒙中那个在自己身上运动的黑发男人,带着汗水,眼神中的爱意与疯狂让月岛萤窒息,沙哑性感的声音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整夜。


脑海中闪过几个片段,就被月岛萤深深的按下去。月岛萤将头埋进枕头,窒息给大脑带来的缺氧感,让他冷静了下来。


那一天,他和黑尾铁朗发生了关系,可是事后,黑尾铁朗却消失不见,暴怒羞耻或许还掺杂着什么冲击着当时的月岛萤,直到现在,月岛萤想到这件事还是会有点暴躁。


压抑着心情,月岛萤沉沉睡去。


●清早 


[咚咚咚——] 


月岛萤被敲门声吵醒,睡眼惺忪,想着昨晚还被那件事影响这么深,心里不禁一阵好笑,多大的人了,多久的事儿了。


[来了,请稍等一下。]月岛萤穿上鞋子快步奔向门边开门。 


[先生,关于房屋拆迁事宜,我们——]尾音消失,空气中一阵寂静。 


虽说是清晨,夏日的阳光还是有些刺眼,适应阳光后,眼前男子的模样悉数进入眼中,怪异却又在他身上显得异常帅气的发型,如黑猫发现猎物般,帅气犀利的双眼闪过一丝笑意,黑发男子的身高比现在的月岛萤高了不少,让人不容忽略的还有那抹永远挂在嘴角的邪笑。 


一瞬间,双方似乎都愣住了,良久,开口: 


[。。。黑尾前辈]


[。。。萤] 


同时


●黑尾铁朗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月岛萤,或许也可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毕竟,当初看到项目名单里的月岛二字,他就似乎有些不正常了。近乎执著的和同事换了名单,只为那名单上小小的月岛二字,似乎还是忘不了他,那个在他心里刻骨铭心的眼镜男子。


那个夜晚,是情感压抑不住的结果。想着那个人在自己怀里红着脸娇喘,身上布满自己的痕迹,眼神晕红迷蒙,嗓子压抑呻吟的模样,过了这么多年,心中的柔软依然再次被戳中。


不是没有想过在那次之后和月岛萤在一起,但那天过后,一个电话却让他慌了神,父亲住进医院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在和家里出柜之后,他就没有回家。父亲的震怒,母亲的不解,让他苦涩不已。但他并不想让这些伤害到那个人。


于是他妥协了,在这几年他的坚持已经让父母同意,可是他却失去了那个人的消息。慌张,苦涩一时间溢满他的心里。


然而当他看到那个有着淡黄色柔软头发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睡眼惺忪的可爱模样,一下子击中了他。他一瞬间五味陈杂,想了这么久的人突然就在自己的面前,他如同中了大奖一般,大喜过头居然就显得异常平静。


[。。。萤]他开口,声音平淡冷静。


然而,他的平静下暗藏着无尽的波涛汹涌,似乎下定决心。


●[黑尾前辈,是我们家的负责人员?!]月岛萤打破了两人同时开口的尴尬和沉默。


黑发男子愣了一下便猛的冲过来,拥住了现在对他来说已经可以算是娇小的黄发男子,力气大的仿佛想揉碎那人与自己融于一体,黑发男子眼中炙热的爱意让月岛萤有些慌乱,在感受到肩头的湿润时,月岛萤反抗的动作突然停顿。


良久,肩头的那个人开口,嗓子因为刚刚的哭泣带着性感的沙哑[。。。啊嗯,是你家的负责人员]


被这一句挑红了脸的月岛萤推开黑尾铁朗,像是掩饰着什么,推了推眼镜,却忘记眼镜在屋里。他放下手,如曾经那些嘲讽道:[哼,黑尾前辈,你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嘛,这么轻浮]


[啊啦啊啦,阿萤看来这几年一直想念着我的嘛,居然还记得我以前的样子]黑尾微红的眼角带着摄人心魄的魅力,嘴角的笑容增添了些许暖意,多久没听到这个人的嘲讽了,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怀念,自己也真是。。。败给他了


[哼,那还不是因为黑尾前辈坏的如此深入人心,跟噩梦一样]


[哦~深入人心呢~]好好的一句话又被黑尾的语气拐了几个弯增添了些不明的味道。


[。。。」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不是负责人员嘛,快点把事情处理完离开!]月岛萤愣了几秒转身就飞快的走回里屋。


[什么嘛!那个小鬼。。。]望着那快速离去的人泛红的耳根,黑尾捂着脸蹲下,脸上止不住的笑意涌出。


阳光正好,院子里一片暖意。


现在,猎物就在眼前,狡猾的黑猫还会放过他吗?【笑】


End.

 ============================
 接下来,就是发挥大家想象力的时候了(/ω\)【遁走】【泥揍开】

再次感谢阅读【鞠躬】

评论(5)
热度(21)

© 小炮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